拾_光

莫叹息时代,应活在当下

 

想了很久要不要写一篇关于我现在所在的香港与我来自的大陆的文章。近几年关于陆港(港陆)矛盾的消息越来越多,反水客、抵制大陆客、反大陆女来港生子、要求香港高校限制大陆生人数……香港似乎越来越乱,民怨也越积越多。

 

在我看来现在局面有很多的历史因素,而历史是没有正确与否的;而所谓的中立是个伪命题,即便是在港大陆生,被陆港(港陆)经济、文化、政治双重夹击,也难以界定“中立”的准绳。接下来我会从我的身份认同——在港大陆生出发,谈我的所见所闻所感。

 

(一)我眼中的香港和香港人

如众所周知的那样,香港是一个国际化的大都市、东西方文化共存的地方,崛起于转口(出口)贸易的亚洲四小龙之一。鸦片战争后,从1841年港英政府正式进驻香港开始,香港开始了长达150多年的殖民地历史,直到1997年香港正式回归,至今差不多20年。

 

这些历史只要上网一搜(维基百科“香港历史”)就会了解,我也无意赘述。我自己感受到的香港,是很快节奏、现代化的都市,身处香港脚步都不自觉的会加快,自动扶梯的速度也很快,红绿灯的提示音和跳转频率也很快,always in hurry大概就是这样吧。高速的社会裹挟着当中的人日复一日向着未知奔去,不赶快些就会被碾压、被淘汰甚至被抛弃。的确很残酷,但是不是就会更冷漠,我觉得因人因时因地而变,可能你运气好遇到好心人(人们),也可能你运气不好遇到蛮不讲理的人(人们),但这些都是【个案】,想当然的去泛化某个个案留给你的印象、情绪,难免会自带滤镜的去看那个人所属的人群,这对每个独特的个体来说是不公平的,也扼杀了看到更多可能性的机会。

 

扯得远了。香港虽然人多、节奏快,但日常秩序井然,并不乱。我不知道香港人的整体素质怎样,但必须承认,在公共场合绝大多数的香港人都很有公德心,坐扶梯时靠右站,留出左边让赶时间的人加快脚步;人多上香的话会自觉把香举高;几乎不会随地吐痰和乱扔垃圾……大家都遵守秩序才能提高效率,这方面必须承认比大陆要做得好很多。

 

我所接触的香港人,奇葩的有,激进的有,但大多数都是理性、积极、拼命努力上进、努力生活的人。因为政治体制不同,文化教育不同,对同一件事感知有差异也情有可原。个人认为最明显的应该是政治参与的差异,香港人对政府的决策不仅限于关注,当觉得不合理时,是会也能站出来发声的,社会公义应越辩越明。大陆人也关注政府决策,也会议论政策,但绝大多数百姓选择适应政策调整自己的生活。这两种状态都是为了过活,坚守与调适不过一线之差,只是人心也有惯性,个人认为这与觉悟无关,与安全感有关,有安全感才会迎接改变。

 

在这部分的最后,我想提一下香港人的身份认同。香港人=中国人——这个等式在香港人眼中恐怕并不是那么天经地义的。现在作为香港中流砥柱的一代人,大多生于港英时期的香港,长于港英时期的香港,而今工作生活于一国两制时期的香港——虽然港英时期是殖民,但是从个人历史来看,关于中国的记忆有如空中楼阁,不接地气,换位思考一下,要对中国产生归属感,会迷茫、犹豫、纠结甚至抗拒,都是可以理解的。不厌其烦的再说一遍,香港的文化教育、政治背景在150多年的时间里都与中国大陆很不同,即便求同存异的回归了,也需要时间创造共同的记忆,要产生归属感还需要更多共同的【美好的】记忆。

 

(二)我眼中的大陆和大陆人

“大陆(Mainland)”这个说法其实只有在涉及两岸三地的议题时才会用吧。相比起港台,大陆=中国,大陆人=中国人,似乎被更多人理所当然的接受了。大陆人对中国、中华民族的认同感从某种意义上是坚不可摧的,这是伴随着我出生、成长的最初记忆,无法抹杀也不能抹杀,这是安身立命的基础(这也适用于今天的香港人,也许从这一点出发能更加体谅彼此的差异)。

 

我不否认大陆人的确有不少陋习,随地吐痰、乱扔垃圾、甚至随地大小便,不遵守秩序、贪小便宜……这些在那些报导大陆客出境出国旅游,造成混乱、留下不好形象的新闻中可见一斑。养成这些习惯的原因有教育、从众等方面的因素,不过个人认为最根本的还是因为在大陆这样做能过活。我自己在大陆的生活经验是,人多的时候,好好排队的上不了车,见缝插针、乱挤一通的基本上都能上车——有些人不会在乎这个过程中有多危险,只看到上了车的结果,看不到遵守秩序的“好处”。也有人是被逼无奈,不去挤人就被人挤扁、挤下车,于是不时就会看到大家一哄而上、一生悬命的做着这些看上去野蛮、不文明的事情。

 

然而我也必须强调,并不是所有的大陆人都这样,而且我发觉很多大陆人出境、出国后会更加注意自己的言行,会有意识的遵守所到之处的规则,大多数人的适应能力还是很强的,即便一开始不清楚,也会留心多听多看,从模仿开始学习当地的规则。还有少部分人会想当然的把陋习带出境/出国,但如果被善意的指正,绝大多数也会改正。剩下极少部分实在改不过来的,的确会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而尴尬的是,大陆人的基数庞大,即便是极少数也人数不少。渐渐的,“大陆客”、“中国(土豪)大妈”的形象就深入人心了,这种印象泛化到“大陆人”,再通过一些事件“升华”成陆港(港陆)矛盾。具体的在下一部分详细说。

 

说回大陆人,我认识的大陆人,大多数也是努力生活、勤奋乐观的,有的遵循中庸之道、对自己所拥有的内心感到平和与满足,也有的很拼命、追求完美、探寻极限的人。美好的品质到哪里都会闪光,但不可否认大陆人和香港人的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是不同的。举个前两天我在地铁上看到的例子,年初二晚上很多人上太平山看维港烟花,看完烟花后从金钟站上地铁的人非常多。有一个香港的爸爸带着女儿在荃湾线的起点站中环站上车坐着,到了金钟站后大批乘客涌入,其中有一位大陆的阿姨,她看到小姑娘自己坐着一个座位,于是就产生了以下对话:

阿姨:“能不能把你的小孩抱一下啊~”

爸爸:“不方便~”当时车厢中间都站满了人,而爸爸应该是从机场回来,面前就是一个28寸的大箱子。

阿姨:把拐棍亮出来,“我也不方便,小姑娘就让爸爸抱一下嘛~”

爸爸:“小孩子也是买了票的,你让其他人给你让座行吗?”

阿姨:“小孩子也有买票吗?”

有些僵持不下的时候,坐在爸爸旁边的另一位大陆的年轻女生站了起来,然后爸爸拉着女儿把最靠近那位阿姨的位置让了出来。这件事算告了一段落。

 

就是这样一个让座的插曲,我感受到了两人背后价值观的差异。阿姨腿脚不方便,所以想就近找座位情有可原,而且在大陆把孩子抱起来让出一个座位还挺普遍的,所以她理直气壮的跟那位爸爸要求、商量在大陆人的角度并没有什么不妥。然而爸爸明确的拒绝也无可厚非,小朋友也有买票所以她有【平等的权利】享有一个座位,当时的情况要抱起小朋友也的确难度,另外这种跟人打商量让人让座的情况在香港很少见。大陆的阿姨讲的是人情,香港的爸爸讲的是权利平等,两人【优先的】价值理念不同(并不是说他们否认对方的价值),所以会尴尬。最后那位年轻的大陆女生有些无奈但是不着痕迹的把位置让出来,化解了僵局,我觉得这不失为一种除了碰撞与对抗之外的解决办法,年轻的一代,像我这样来港读书的大陆学生,能放下成见,去多听多看多感受和思考,更加平和、平等的去交流,去理解对方和反思自己原本认为理所当然的东西,情况总不会太糟。

 

(三)关于陆港(港陆)矛盾                                                                                             

陆港(港陆)矛盾是历史的积累,当中穿插着好多大家熟知的事件,经济、政治、文化各个层面的都有,比如反水货客的光复运动、用爱与和平占领中环的雨伞革命、国民教育罢课游行,还有今年大年初一的旺角警民暴力冲突,也折射了香港民众对现在执政的政府的不满。

 

从根本上,我不认为香港人与大陆人本性上有优劣之分,彼此也不需要通过与对方比较来获得优越感。在这点上,我非常不认同那些或趁一时口舌之快,或真的这么想而贬低对方人格的行为。被人骂不好受,但也不能因此就口不择言的骂回去,甚至诅咒对方,那样只会滋事,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讲几件我的所见所闻吧。今年1月底的时候去上水走社区,正巧碰上反水客关注组游行,也有5位新界东北区的候选议员参加,警察从上水站出来就随处可见,而购物的人们依然买得热火朝天,这样吊诡的气氛下,一切都好像平行的发生着、暗流涌动却不见波澜,这种微妙的平衡让人神经不由得紧绷、战战兢兢,因为不知道也无法预测爆点在哪儿。

 

去年5月我来香港看房,之后顺便到旺角逛街,第一次目击香港人辱骂大陆客的情景。一位看上去40多岁的中年男士对一位应该只有20来岁的大陆女生用粤语破口大骂,大概意思就是“你个土匪、bitch,滚回你的大陆”之类的,女生的购物袋散落一地,她只用普通话回了一句“你能不能不要再骂了”然后就默默收拾散落在地上的东西,男士却不依不饶继续骂,旁边应该也是香港人看不下去用粤语劝,那位男士则更加扯开嗓门怒骂……我没有看完全部,就匆匆的加快脚步离开现场。当时既吃惊又害怕,新闻报道里的矛盾就这么冲破纸面发生在自己身边,周围的同学、家人都很担心,都让我注意安全、保护好自己,这让我对于来香港求学甚至产生了动摇。作为一个成年人还让日益年迈的父母这样担心,我觉得很愧疚。

 

不可否认的,陆港(港陆)矛盾,深层的原因来自于历史,政治文化背景的差异、不了解而产生的想象和排斥。但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个体,我大概还是秉持着“莫叹息时代,应活在当下”的想法,去寻找自己在这个社会、这个时代的位置,能做些什么改变到时也许就会更清晰了。

 

最后,我想说一点在港大陆生有些尴尬的处境。一方面有意识的努力适应香港的生活规则,反思大陆的陋习和不合理之处,提醒身边来港的亲朋好友一些注意事项;另一方面不时因泛化了的“大陆客”印象和对大陆及大陆人的想象而中枪。但反过来想,在港大陆生也是促进陆港(港陆)交流的先锋和桥梁。因为年轻,所以能迎接更多的可能性,而不是受挫就叹息时代。这一点,无论的大陆的还是香港的年轻人都可以共勉。



来源:拾光

评论
热度(3)

© 拾_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