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_光

读大学究竟读什么

这篇文章是学校要求上交的优秀学生事迹材料,本来想应付一下找以前写的一些东西复制粘贴的,但是发现以前写的东西跟写在自己想的不大一样,而近期也并没有写过类似主题的文章,所以就现码了一篇文章。这篇文章与其说是事迹陈述不如说是谈了一些我对大学、对自己专业目前的一些认识,希望能记录和分享:)

读大学究竟读什么 - 拾光 - 假想假象

 

经过12年的寒窗苦读,终于踏入大学的殿堂,大学应该是个什么地方?读大学究竟是读什么?这个问题从进入大学开始我就一直在问自己。有人说进入大学后就能潇洒快活了,有人说上了大学就不用像过去那样努力学习了,有人说在大学里一定要谈恋爱;更多人说大学就是一个小社会,读书并不是全部——不管别人说什么,都不能代替自己思考——抱着这样的想法,我开始了自己的大学生涯。

其实在我看来我是一个很普通的学生,跟其他很多学生一样,大一玩社团,尽情体验大学生活的丰富多彩;大二当干部,锻炼组织领导能力;大三退了社团后好好学习;大四为了未来规划和努力。要说有什么做得特别好的,搜肠刮肚好像也没有什么,只是每天过得还算充实,做事情的时候投入、认真,没有太多遗憾和后悔的,最值得骄傲的大概是在大学期间找到了自己热爱的专业并且尽自己的努力学习和钻研,进而找到了未来努力的方向和坚持下去的理由。

我的专业是社会工作,一个可能没有多少人听说过但可能有很多人想当然的专业。当初不顾父母的反对、担忧、不甘心选择了这个专业,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觉得庆幸更多一点。尽管社工这个专业在国内仅仅是刚刚起步,它的专业化、职业化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目前行业存在很多乱象,社会对这个专业的认同度还不高,也存在不少误解,相对的薪资福利、社会地位也差强人意——现实很残酷很骨感;但是每当我设想假如自己没有读社工,或者未来不在这条路走下去,总会有些遗憾和不甘,我想大概很难找到一个像社工这样契合我的价值观又能点燃我心中激情的专业了吧,所以才欲罢不能。

在我看来,社会工作是一个让人痛并快乐着的专业。在学习的过程中,感到触动、感到辛苦的时候并不少,因为这个专业直面社会最真实的也最残酷的一面,也会接触到一些与我的生活经历、生活状态很不同的群体。我记得我第一次到城中村里走社区的时候,被震撼得哑口无言,第一次意识到原来离自己这么近的地方还有这么多生活得如此不容易的人,进一步跟他们搭讪访谈,又为他们的乐观精神、精辟的生活领悟和生活策略赞叹不已,意识到先入为主的同情怜悯是多么可笑,也渐渐对社会工作有了一点感觉。

在课堂上的学习在我看来其实并不是很枯燥,社会工作本身就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学科,但是对于这个以价值观为核心,以价值实践为基础的学科来说,课堂学习是远远不够的,真正的专业成长还是要在实践实习当中去体会。事实上我真正坚定地要在社会工作这条路上走下去,就是源自于800个小时的实习。在大二、大三暑假我分别在广州市天河区沙东街家庭综合服务中心和广州市社会(儿童)福利院实习,主要的实习领域是儿童青少年社会工作,只不过前者侧重于外来工子女,后者侧重于孤残儿童青少年。

实习坦白说是很辛苦的,不知道从何下手的时候也很多,我还记得在做外来工子女的服务时,有一群三四年级的男孩,他们的父母在家综附近的市场卖东西,而他们整天就无所事事的在街头巷尾玩耍,进了中心就捣乱,饿了就喝水裹腹,我很想帮助他们,但是他们的顽皮和一些挑衅社工权威的行为却让感觉很堂皇,因此而伤心、疲惫的时候也有。有一次加班到晚上9点多,外面下着大于,平时还比较热闹的街上显得有点寂寥,我一个人走在路上都觉得有点背后凉飕飕的感觉,但快走到公车站的时候我突然看到那几个男孩子正满脸兴奋的围着一个小水洼拿着从垃圾桶捡来的酸奶瓶舀水洼里的水玩,继而跑到一个集中排水的屋檐底下酣畅淋漓的用雨水“洗澡”,好像感觉不到豆大的雨点打在身上的疼痛一般,他们的身影在巷子有些幽暗的路灯的照射下隔着雨幕渐渐模糊了我的双眼,一种无力感像雨一样侵蚀着我的世界,我第一次反思社工究竟可以做什么又做不到什么,第一次如此清晰的意识到以往课堂上理想化的社工与现实中社工的差距,也第一次认真审视自己和自己的成长经历与服务对象之间的鸿沟——这个过程是社工的必经之路,虽然痛苦而残酷,但的确让人成长了不少。经历了这些之后,我开始慢慢确定自己是想要在社工这条路上走下去的,也开始思考自己究竟想要做一个怎样的社工,所以在大三退掉学生社团后真的很用心的学习专业知识,同时也期待着大三暑假的实习。

后来在面对孤残儿童青少年时,也遇到了棘手的情况:在做个案工作的时候遇到了所谓的“专业案主”,就是长期接触社工并对社工有比较深的成见的案主,知道社工的工作套路且对社工有比较强的抗拒感,因此要与这样的案主建立信任关系很难,更别说要达成介入目标了。在面对这样的案主的时候,真的感觉很彷徨,毕竟不可能强迫服务对象接受介入,但是既然选择介入那么一定是因为服务对象有意识到的或没意识到潜在的需求,那种想要做但是对方却没有回应的感觉就好像面对着一面墙找门一样——坚持还是放弃——这的确是个纠结的问题。我本人的性格是有点那种认定了并付出了就不想放弃的性格,所以从内心深处其实是挺不甘心的,但是所谓“专业自我”就不是一个很自我的自我,需要有专业的考量——这是社会工作实习给我上的又一课:暂时的放弃并不是放弃案主。而是给双方都留出一个舒服的空间去反思专业关系的意义和作用,社会工作从来不是一厢情愿的,良好的专业关系是推动改变的平台,没有舒服和信任的专业关系,任何介入、任何工作技巧都会黯然失色。

这又让人不禁追问:那么日常学习的理论知识和技巧有什么意义呢?有人说社工最重要的不是技巧,有人说大学里学的东西之后基本上都用不上或者不知道怎么用,也有人说大学真正教给你的是那些你忘却了知识之后留下的东西,似乎把日常课堂学习的意义抹杀得差不多了。但我认为不是这样的,对于我而言重要的不在于大学让我学到什么,而在于我想在大学里学到什么;不能等着大学来安排我的生活,施舍给我知识和经验,而是要在不断投入的尝试和努力中找到自己想要的,在社会工作专业,从课堂到实践、从实践到课堂再到实践的过程,其实就是一个不断尝试并在尝试中学习和寻找自我的过程。我很幸运的摸到了一点实践学习的门路,于是想继续在自己热爱的专业上走得更远,能有所作为。

现在已经是大四毕业班的学生了,回顾自己过去3年多的大学生活,总的来说还是认真并充实的经历了,大一玩7个社团风风火火的做了很多事,大二做干部励精图治的也有一些成绩,大三投身专业学习和成长也意外的收获了国奖;当然并不是完美的,也有懒散的时候,也做过一些让自己后悔的事情,还有一些因为没做而遗憾的事情。想到自己在中大的时间过一天少一天,与其慨叹不如把每一天都当作最后一天好好的过,每个人都走在成为自己的路上,忠实与自己的心并拼命守住初心——这是大学教给我最重要的使命。

读大学究竟读什么 - 拾光 - 假想假象

 


同步自网易博客 (查看原文)

评论
热度(3)

© 拾_光 | Powered by LOFTER